但她家就显得十分明亮、宽敞

2018-06-11 22:36

人生虽然艰难困苦,我们都有可能度过一些不尽如意的生活,但能将坏日子过好,便是人的一种极厉害的能力。

她家里的墙上,贴着干净素雅的壁纸,上面一尘不染,墙饰是小秋用彩纸折成的花瓶,上面插着小秋每天在外面剪来的新鲜花枝。

我们的生活,永远需要用自己的双手去创造,自己的情趣来填补,自己的思想去装饰,只有这样,才能让生活充满了希望。

公寓有五层楼,房子是一房一厅一卫二十平方为一套,刚好够一个小家庭蜗居。我自然也是没有财力的那类人,因此工作了好多年,也只有住在这公寓的能力。

花些心思装饰自己的家,有一些并不是需要多少财力的东西。有时候是路上的一朵野花,有时候是你利用旧物做出来的小物件,更有的时候是你的一个奇思妙想,都会给你的生活带来鲜活感。

在这套公寓里居住的人,都是附近公司的员工,因为有了家庭,却无财力在这个城市购房,且又不方便在公司的集体宿舍居住,只好在外面租住。

小秋日常要带两个孩子,说起来这真不是一个人能干得下的工作,没有带过娃的人可能不会知道,带一个孩子是怎样的辛苦,那艰辛不比职场上的任何一个岗位差,况且还是两个不大的娃。

收拾好自己居住之所,是人类生存的必需,干净明媚的地方,更是能给人带来健康的身体,舒畅的心情以及创造的思维。

当这样无趣的日子过得久了,我们甚至会连自己都怀疑自己,怀疑自己的能力,怀疑人生原本就是这样的灰暗。

其实居住的房子属不属于自己又如何?只要你居住在这里,它就是你的家,你的安身之处,你的遮风挡雨、修养生息之地。

我的左右邻居有不少是我同一个公司里的同事,平日里抬头不见低头见,因此左邻右舍的就混得相当熟悉了。

但她家就显得十分明亮、宽敞,屋子里的摆设很简单,一个靠墙的衣柜,一张吃饭的桌子,和几张可折叠的椅子,椅子没人来时收起来靠墙而立,来客人时打开。

小赵上班,她平日里一个人带两个孩子,一个三岁一个一岁左右,出门买菜都得用车子推一个手里牵一个,别人看着都觉得十分的不容易。

椅子上的座垫是小秋用旧棉衣物编织成的花形小圆毡,人坐在这小圆毡上会觉得异常温暖。

可话又说回来,住在这楼里的人,大抵如此。谁的生存不一样艰难呢,大家都是一样的光景,都好不到哪儿去。

我们中的大多数人,都会像小莉一样,埋怨、悲哀,得过且过,把生活过得一团糟。

但我每次进去参观时,都会发现他们家的房间与客厅乱的一团糟,儿子大雨的玩具七零八落,阳台上堆满了沾着灰尘的杂物,原本白石灰的墙上也被孩子涂满了黑墨水,二十多平米的房子,显得杂乱拥挤如同难民房。

小欧是三口之家,孩子比小赵家的大,已经上了幼儿园。

有一句话很流行的话,表达出我们现代人生存的状况:“房子是租的,但生活不是。”

她总是乐呵呵的,带着孩子进进出出,有时候带孩子去公园逛逛,有时候去儿童游乐场,口里还常常哼着儿歌,十分活泼快乐,跟小赵的夫妻感情也亲密无间,仿佛她的生活里就从来没有过忧愁,有滋有味、十分有质感。

离得最近的左边隔壁是技术部门的小欧和他妻子小莉,还有他家五岁的儿子大雨。右边住的是项目部门的小赵与他的妻子小秋,还有他们家三岁的女儿和一岁的男娃。

很快我就发现,这两位邻居虽然同是一个公司的中层人员,薪资待遇也相差无几,但生活状况却大有不同。

可我每次到她家时,都感觉到舒服,虽然大家的房子都是一样大的空间,她家还有两个小孩子,应该显得拥挤些才对。

责任编辑:雪菲

周围的邻居都是跟我差不多类型,工薪阶层的小夫妻、或是一个小家庭居住在这儿。

我们虽有栖身之处,却因为最终它不属于自己,而没有归属感,不愿意花心思装饰于它,用颓废消极的态度浪费我们生存的大部分光阴。

听小欧夫妇吵这样的架多了,别说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不怎么的,便是连邻居的我心里头也有了一种压力与不适感。

可小秋这女子却从来不显露出辛苦,也向来听不到她有什么抱怨。

人生虽然艰难,但能把坏日子过得鲜活明亮,也是一种极厉害的能力。

他们说的的确是事实,如今物价飞涨,房租生活费蹭蹭上升,工资却不见有动静,工薪阶层的我们,买房的机率愈发显得遥远无期限。

右边邻居小赵的妻子小秋,也是一位很年轻的女子。

将我的左右芳邻,小莉与小秋的家庭两相对比起来,虽然大家的收入与生存环境都差不多,可是生活状态却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。

“吵,吵,我不想过得好吗?你知道挣钱多不易吗?”小欧的声音。

左右芳邻都有可爱的孩子,且两位妻子又是居家的主妇。我在有空时便会逗一逗他们的娃,或者顺便参观一下他们的生活方式。

我居住的地方是一座公寓——说是公寓,其实就是公司员工居住的地方。

小秋的丈夫小赵工作忙,加起班来常常到半夜,家务活孩子都是她一手承担,生活里的艰难就更是可想而知了。

虽然大家都知道这句话的道理,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把日子过得像小秋一样鲜活。

她家的阳台干净明亮,除了晾晒孩子的衣服,没有一件杂物,阳台的角落里还养了几株花草,生长得十分茂盛。

小欧的妻子小莉是个年轻的女子,可是这位女子平日里见她抱怨生活的时候多,收拾房间的时候少。

我们因为暂时没有财力购置属于自己的房子,便连眼光也低浅了,过得过且过、毫无情调的灰色人生。

我经常听到她跟丈夫小欧的吵架的内容都是:“这是你的家吗?这是别人的家,你暂住的。工资不到一万元,这里一个月的生活费房租都要好几千,孩子还要上学,这样下去,什么时候才能买起房!”

作家三毛曾经在荒芜的撒哈拉沙漠里创建了一个家,那本来是一个不属于他们,外面下雨里面会下得更大的破旧房子。可是三毛与荷西夫妇,却花费了巨大的精力修补它、装饰它,直至它成为三毛梦想中的宫殿,一生难以忘记的温暖家园。